志存高远,气有浩然——访北大光华11级本科生曹光宇

    2016-09-10 22:37:28           浏览数:0

转自北大官微

 题记

我们所处的时代,是机遇和挑战的时代。我们所处的年龄,是允许做梦的年龄。我们是商学院的学生,但要拥有与金钱无关的梦想。

 

他是北大光华管理学院第二十届学生会主席,也是第十二届北大之锋辩论赛决赛最佳辩手;他获得过国家奖学金,也是北京大学学生会主办的报纸刊物《此间》的创办者……潜心学术研究,热心学生工作,他就是北京大学光华管理学院2011级本科生曹光宇。

PART A运筹帷幄:时间管理和配置是大学中面临的首要难题

三年前,曹光宇是青岛市首个通过“校长实名推荐制”进入到北大的学生。高中时期的他不仅成绩优异,同时也在学生活动中崭露头角。2010年海峡两岸高中学生辩论赛冠军、2011年高考摘取山东理科榜眼……学业优秀,课余活动同样斩获颇丰。


每个初入燕园的人都顶着各种各样的光环。在北大,曹光宇并没有因已有的成绩而停止前进的脚步,正如他自己反复强调的那样——“不应该满足任何过去时态的成绩,应该拥有终身追求卓越的动力”。面对强手如云的竞争环境,他从入学开始就有明确的规划——先在本科低年级阶段夯实学术基础,在保证成绩的同时争取在本科高年级阶段在学生工作方面有所突破,在完成保研之后充分利用大四的一年,为即将到来的博士研究生的学习做好充分的准备。


“经济学中有平滑消费理论,即利用波动的收入维持稳定的消费水平,这其实与我们的时间分配问题有异曲同工之妙,要在多样的选择中通过良好计划来平衡学习、工作、娱乐和社交。”在交谈过程中,曹光宇引用了几条简单的经济学原理,来阐述他对时间配置和时间管理的思考。


面对学术与学工可能存在的时间与精力上的冲突,他秉持的信条是“做好加减法,找好上下限”——日常安排上既要有所舍弃,又要保留一定的选择权。对于目标设立“既要有下限兜底,也要有上限封顶”,从而保证学术与学工始终处在是“一稳一升”的状态,两者相辅相成,互不干扰。无论是担任部长还是主席,无论是院会还是校会,他对于学术和学工之间的时间分配都有着明确的规划。当遇见到某一学期的工作压力会比较重时,他会适当调整的该学期的课程配置,从而尽可能地兼顾两者,实现平衡。


“坚持到底就会成功”并不是永恒的真理,它的前提是预期目标现实而且可行,同时自身还需要强大的执行力。“用休息的时间做学工,而不是用学习的时间做学工。如果以自身的兴趣爱好和热情作为源动力,人们通常是乐意牺牲自己休息的时间的。”许多人或许会认为学霸只能安安静静刷题,而学工与学术是不能兼容的字眼。但是三年过后,曹光宇用实际行动向周围人证明二者是可以统筹兼顾的——成绩排名始终保持在年级前十,同时还在校学生会宣传部、院学生会等组织任职。


在担任院学生会主席期间,曹光宇对于学生会的工作有自己的独特的思考。“维权周”是他在主席任期内创建的活动,意在通过宣传平台、社交网络以及线下调查等方式广泛征集同学们对于学院建设的意见,从日常生活到教学管理,从硬件设施到学院办学,“维权周”活动建立起学生与学院管理层的沟通渠道,保证学生的意见能够有效地递送到相关职责部门。“常说北大要创办世界一流大学,光华要想创办世界一流商学院。在这个过程中,学生群体的声音,不能是象征性的,而是真正有建设性的。”曹光宇希望营造参与式管理的气氛,北大人的关注点不仅在于眼前的生活琐事,更在于长远。


 

PART B此间启程:一个人为了一个共同的愿景而努力

2012年秋季,时任校学生会宣传部长的曹光宇带领部员,创办了北京大学学生会主办的报纸刊物《此间》,很快就跻身北大校内发行量最大的学生刊物。


谈到将其命名为《此间》的缘由,曹光宇回忆道:“此间的少年是一个非常有唤起感的词组,能够让人直接联想到北大学生的精神风貌和许多与之相关的事情。传达,于此之间,这份报纸不仅仅是学生会宣传的窗口,更希望给同学们提供一个发声的平台。北大是五四运动的发源地,当年的文化阵地是《新青年》。那么当代青年的思想前沿何在,我们的声音又传递在哪里呢?不仅要有思想的深度与思维的广度,更要有面对事件的态度与新闻报道的温度。同学们的关注在哪里,《此间》人的足迹就在哪里。”


起步阶段的《此间》如同草创的其它刊物一样,都面临着人手匮乏、资金不足、稿源有限、经验缺乏等问题。当时团队的主力成员仅有的10余人,曹光宇作为执行主编既要负责撰写评论员文章,又负责各部门的协调工作。定向约稿,排版美编,刊物投递,全都是在人手相对匮乏的情况下完成的。在当今信息化、网络化的时代,传统媒介读者群的萎缩及广告量的下降让很多人发出了“纸媒已死”的感叹,而《此间》团队却始终认为纸媒拥有自己特殊的内涵,并且一直坚持到了今天。


压力最大的时候莫过于发刊期与考试周的重叠。2013年第一期报纸的筹备期是在考试周中度过的,当时的团队内部也有过要不要提前停刊的争论。然而新年贺词对于传统报刊而言是重中之重,是一年之中崭新的开始,凝结了团队对于过去的总结和反思,以及他们对于未来的展望和期待。“作为一份初生不久而又肩负重任的刊物,《此间》在此时是绝对不能缺席的。”现在已经离开学生会系统的曹光宇提到当时的坚持,眼睛里依然闪动着坚毅的目光。


在团队内,他有着清晰的工作分配原则——“作为直接的责任人,决策权是不可以让渡的。但在处理一般事务时要尊重专业性,发挥团队内部成员的技术优势。”直到今天,《此间》的印制量已达到千余份,记者达二三十人,如果有广告页的话已能能够自负盈亏。同时借助微信平台形成的品牌效应,《此间》的关注度在不断提高。“今年新生们拿到的《此间》迎新特刊,编辑质量丝毫不逊于任何专业杂志。”看到后来人做出的卓越成绩,曹光宇自豪地说。


对曹光宇而言,另一个意义非凡的团队则是光华管理学院的辩论队,他坦言在这里自己交到了一生挚友。在北京大学第十二届“北大之锋”辩论赛决赛中,光华辩论队凭借精彩的表现征服了评委以及现场观众问鼎冠军,取得了历史性的突破,同时曹光宇个人也获得了决赛“的最佳辩手”。


在决赛前一周,光华辩论队连续进行了高强度的准备工作,每天都要讨论到凌晨时分。在辩论队内部,彼此观点交锋、论述逻辑差异都是常有之事。“我们作为团队中的一员,需要学会尊重他人。即使有观点上的争执,也会求同存异,兼容并包,寻求最大公约数。”


曹光宇对团队内部竞争的理解是“正和博弈”。“高中的竞争是零和博弈,分数线很残酷的摆在这里,一分之差就会有巨大的影响。而大学的竞争是正和博弈,大家都能够从中获得提升,一个人有一个好的出路,不影响另一个人有一片光明的前途。”经历过各类不同的团队,曹光宇对平常所谓的“领袖力”有自己的见解:能够团结领导一个团队,让一群人为了一个共同的愿景而努力;即使这个愿景未必是团队内每一个人都认可的,但他们愿意为了组织作出牺牲和妥协。

PART C书卷情怀:读书未必见效于当时 但必收效于长远

 

生活不只眼前的琐碎,还应当有诗和远方。而北大像一把梯子,总能让我们越过生活的栅栏,看到有些比现实更远的东西。阅读与写作是曹光宇生活中的另一份寄托,深刻地塑造了他的气质与性格,我们从他身上丝毫感受不到他高中时曾是一名理科生。


曹光宇从小学习书法和国画,从而培养了对传统文化浓厚的兴趣。在闲暇时,他更愿意将阅读作为自己休息的方式。在专业方面,他对政治经济学和新制度经济学很感兴趣,大一时的入门教材、萨缪尔森的《经济学》是他奉为圣经的读物,在反复阅读中每次都有新收获。而在人文方面,他对于历史和文学情有独钟,从传统的史学经典《左传》《史记》《资治通鉴》,到近代人的著述如钱穆的《中国历代政治得失》等,他都爱不释手。“历史是极为宝贵的经验,了解史实和探索历史规律,可以让我们同时学习如何讲道理、讲逻辑,从而在自己面对重大决策时尽量做出合适的选择。”他一直保持着阅读和参加各类读书会的习惯,喜欢将畅销书与长销书搭配着看,没事就会逛实体书店和网上书店。“读书是一种塑造人格的过程,未必见效于当时,但必收效于长远。”


读书的另一重追求,便是笃定对于学术精神的信仰。在曹光宇看来,读书如行云流水,行于所当行,止于不可不止,可以使自己始终在精神上保持一种充盈的状态。鲁迅先生曾说,无穷的远方,无数的人们,都与我有关。已经大四的曹光宇,仍然铭记着心中的梦想——他希望能够在经济学方面有自己的建树,总结中国经济崛起的经验与规律,帮助更多的国家、更多的人们远离贫穷与饥饿。他说,“经济学是具有伦理道德意义的,是为了帮助其他人生活的更好。中国崛起是中国对世界经济学研究的巨大贡献,因为它提供了独一无二的研究素材,而探索的任务自然就落在了中国经济学人的身上。”

 

采访后记:

面对走过的道路和未来的探索,曹光宇始终保持着清醒的自我认知,他始终强调自己并不是什么“牛人”,与朋辈相比依然有很多需要学习的地方;他也并不认为这是一种“谦虚”,因为“谦虚”这个词本身便蕴含着骄傲。他信奉苏格拉底的名言“我一无所知,除了我知道我一无所知这件事外”,这正与湖以“未名”为名一样。在这片海洋里,秉持自由之精神与独立之思想,才能驶向更远的地方。